首页 > 作文大全 > 又见清明

又见清明

湖北省宜都市外国语学校 朱靓颖
  空气中,一丝一缕的忧伤沁入肌肤,思绪飞向另一个世界。
——题记
  今天一早,我们就出门了,匆匆地赶回老家。
  车外清冽的空气掠过我睡意朦胧的脸,恍惚间,我想起了舅舅。他朴实得好像田里的庄稼,皮肤黝黑泛红,笑容就像午后的太阳,叫人心安。
  我提着祭祀用的香,跟着姥爷走在田埂上,两个姐姐也在身旁。我们好像约定好似的,都缄默不语。太阳慢慢升起了,照在身上却没有暖意。若我没记错,舅舅的墓在白河边上。只因舅舅生前喜欢游泳。水边的芦苇和野草已有半人高,在风中瑟缩着,不知在低语些什么。
  一大片一大片的田早已荒芜,几年前的麦茬儿似乎被遗忘了,它们已经枯黑成煤的颜色。我低下头仔细瞧了瞧,土是干的,还有许多牛蹄踩过的印迹。白河里还有许多或隐或现的小岛,阳光下,颜色斑驳的水潭,只是泛着光,偶尔泛起一圈圈浅浅的涟漪。
  去往舅舅墓地的路,两旁都密密地长着针叶松,我轻轻地摸了一下,扎手。密密麻麻的针尖之间,我被迫低下头小心躲避。舅舅的坟前有一小块凸起,我跪下来,虔诚地磕头,然后点燃了几炷香。我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很多往事,待站起身来想要开口与舅舅诉说时,忽又哑然,从何说起呢?看着几尺深的草,和摇曳不停的树枝,我又莫名生出几丝心悸,只好作罢。
  回程的路上,我走在最前面。走进野草地时,草丛摇摆得像麦浪一样。我不由得想起那些氤氲在记忆里的画面——
  舅舅坐在火炉边,笑意融融地看我走进来,双手合抱有模有样地对着大家说“拜年了”之类的话,说完,似乎被自己的模样逗笑了,毫不拘束地笑出声来。我坐下来,将手里握着几个红包塞到妈妈的包里,舅舅逗乐似的“夺过”我妈的包,假装要翻,对着我道:“你妈这里肯定有好东西!”我不甘示弱,伸长了手要抢回来,结果不稳,一下翻在地上。舅舅慌了,两只手伸过来,把我抓稳了在空中旋来旋去,逗得我在空中咯咯直笑……
  舅舅从外地带回来的饼干,半数落入了我肚中……
  舅舅睡午觉的时候,我会吃了薄荷糖,在他耳边吹气,或躲在凉席后面学猫叫,他总要翻来翻去睡不着。他很气恼,我却忍不住哈哈大笑……
  往事历历在目,仿佛如昨。我忽然发现,舅舅并没有离开,他只是活在了我的记忆中。
  我和姐姐并肩走着,地上映出的被拉长的影子,也随着我们缓缓地走。

(指导教师  周远喜)

文章点评:

上一篇 : 家乡的橘园
下一篇 : 故乡的冻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