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师指津 > 适当“啰嗦”也是一种美

适当“啰嗦”也是一种美

安徽  应允超

我们写作文,都是追求语言简洁,切忌啰唆,但是有时作文中适当啰唆能丰富文章内容,能彰显成熟之美,更能把作文写得曲折有致、引人入胜。
  其实文学史上有很多因“啰唆”而成名篇的典范。如有人觉得杜牧的七言绝句《清明》诗太啰唆,不够简洁,于是把它改成了“五绝”:“清明时节雨,行人欲断魂。酒家何处有,遥指杏花村。”删去了“纷纷”“路上”“借问”“牧童”几个具体的富有形象感的词语,原诗的意境全失。可见形象思维是文章妙趣横生的关键,绝对不是一句“啰唆”就能否定的。
  首先,作文中适当啰唆有利于提升作文的表现力。如有位同学是这样写“什么是诚信”的:
  诚信是什么?农民说,诚信是一粒种子,为了大地的丰收,就要在烈日下成长;工人说,诚信是一座熔炉,为了祖国的建设,就要把生铁炼成好钢;军人说,诚信是一个哨位,为了人民的重托,就要守住边疆;学生说,诚信是一棵小树,为了园丁的哺育,就要成为栋梁。
  这样写,就比“诚信是各行各业的人们都要遵守的道德准则”要好得多,作者把“各行各业的人们”这种概括抽象的概念转化成工人、农民、军人、学生这样具体可感的对象,并且用他们的言论和具体的工作岗位、成绩、愿望等取代了自己对“诚信”的枯燥解释,显得文采飞扬。
  也许会有人觉得,这样写不是化简为繁、自找麻烦吗?其实,文章该啰唆时就得啰唆。再如,什么是生活?这也是很难用抽象语言概括的,但会写作的学生是有办法的,他这样解说:
生活是镜子,你哭它也哭,你笑它也笑;生活是美酒,会喝的说它甜,不会喝的说它苦;生活是一首诗,有抑扬顿挫,也有平平仄仄;生活是一首歌,有低沉忧伤,也有激昂欢乐。
  这组句子就通过形象思维,巧妙地表达了作者对生活的看法,并且意蕴深厚,耐人品味,使文章顿生光彩。
  其次,作文中适当啰唆可以巧妙地展示我们的知识面。笔者曾让好几届学生写过同一个作文题目“我与书”,一些同学只是平淡地交代了自己与书结识的过程,另一些同学则开书单,只有很少的同学知道巧妙地展示自己的知识面。以下是两个精彩的例子:
  片段一:14岁的我爱读书。不知何时,儿时的嬉笑已成了回忆。当有些人沉溺于网吧,有些人热衷于神聊时,日暮灯下,我却端坐捧读,为屈原壮志难酬而扼腕不平,为朱自清的朴实自然而感动不已,驻足雨果的巴黎圣母院,跟着三毛迷路在撒哈拉沙漠,听张爱玲讲那20世纪30年代的旧上海的往事,我总会有陶醉之情,久久不愿掩卷,直至夜阑人静。
  片段二:在那里,我倾听“旷野的呼声”“喧哗与骚动”,看见“伊豆的舞女”,感受“百年孤独”。
  这样写总比“我看过屈原、朱自清、雨果、三毛、张爱玲的作品,看过《旷野的呼声》《喧哗与骚动》《伊豆的舞女》《百年孤独》”有文采吧?再如,为了表达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热爱,有的学生用了这样一组句子:
  我爱那“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庐山瀑布,我爱那“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的泰山极顶,我爱那“奔流到海不复回”的九曲黄河,我爱那“两岸猿声啼不住”的长江三峡,我爱那“秦时明月汉时关”的古朴塞北,我爱那“日出江花红胜火”的秀丽江南。
  这组句子除了排比,还使用了“引用”“对仗”等修辞手法,列举祖国的名山大川,写得具体形象、气势磅礴,很有文采。有的学生就不善于运用修辞,只是平平淡淡地写:“我喜欢祖国的大好河山,比如黄河、长江,还有泰山、庐山,等等。”同样的意思,表达方式不同,给读者的感受和信息也就大有差别。
  再次,作文中适当啰唆也可以增强文章的可读性,更能达到引人入胜的目的。如学生习作《迎接新同学》的片段:
  新学期伊始,我们高年级学生去车站迎接新同学。我见一个小女生站在一个大箱子旁不知所措,便主动上前帮她提起箱子。不料箱子似乎重逾百斤,我又不好意思放下箱子,只好勉力支撑。
  才走了几步,那女生便对我说:“背不动就滚吧!”
  我一听此言,顿时怒从心头起,放下箱子,怒视着她。那女生愣了几秒钟,才满脸通红地指着箱子的底部对我说:“我指的是轮子。”
  如果我们写作时追求简洁,写自己替新同学提箱子,这个事件可能一句话就写完了,苍白、乏味。但这位作者稍微啰唆了一点,巧用了误会法。“背不动就滚吧”,作者理解的是女生嫌弃他没力气,让他滚,所以他很生气。但是女生说出话之后就意识到自己的口误,急忙纠正说自己说的“滚”是指箱子是带轮子的,可以滚动,这既化解了刚才的口误,也让作文充满情趣。“误会”源于人与人之间的错误理解。这种错误理解使得人物之间的对话、行动、感情等都朝着意外的方向发展,从而掀起事件的波澜。应该说,误会的产生大多是出于偶然,但如果能用偶然的误会来表现某些必然的事物,往往会有非常好的效果。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