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师指津 > 散文细节描写的艺术张力

散文细节描写的艺术张力

江西  曾洪根

提起细节描写,人们通常会首先想到小说,其实,细节描写不只是小说独有的专利。文学作品中一切具体、形象的描写都可以称为细节描写。散文作为文学家族的一员,自然也应包含在其中。事实上,许多优美的散文篇目同样不乏精致的细节描写。因为精美的细节描写,有助于化抽象为形象,化枯燥为生动,人物性格、情趣美感、意境韵致,都会凝聚其中,从而散射出夺目的光彩,表现出丰富的艺术张力。
  一、细节描写出情趣
  散文是情文,散文作者常常在灵感的烛照下,捡拾起经过岁月历练而沉淀出的精美片段,来达到以情感人的效果。优美耐品的散文,不但要有情,更要有趣。散文作者常用生花妙笔,再现世相百态,其怡情雅趣,令读者赏心悦目,唇齿生香,构成散文美的独特景观。请看梁实秋《下棋》中的一段描写:
  有下象棋者,久而无声音,排闼视之,阒不见人,原来他们是在门后角里扭作一团,一个人骑在另一个人的身上,在他的口里挖车呢……我曾见过二人手谈,起先是坐着,神情潇洒,望之如神仙中人,俄而其势吃紧,两人都站起来了,剑拔弩张,如斗鹌鹑,最后到了生死关头,两个人跳到桌子上去了!
  “墙角挖车”和“桌上相斗”两个细节,把下棋人的痴迷憨态淋漓尽致地展示在读者面前,精妙绝伦,令人捧腹,真切难忘。
  二、细节描写出形象
  散文囿于篇幅和特点,在叙事写人、塑造形象、刻画性格时,无法像小说那样铺陈俱汇,浓墨重彩。要想在尺幅之间驰骋纵横,避免单一的线性结构,使其生动可感、具体形象,必须注重遴选精彩传神的细节片段来表现人物的神采,透视人物的性情。例如,台湾作家张晓风的散文《我喜欢》中有这样一节:
  我也喜欢坐在窗前等他回家。虽然走过我家门前的行人那样多,但我总能分辨出他的足音。如果有一个脚步声,一入巷子就开始跑,而且听起来是沉重急速的大阔步,那就准是他回来了!我喜欢他把钥匙放进门锁的声音,我喜欢听他一进门就喘着气喊我的名字。
  作者没有对“他”作全景式的静态描绘,而是聚焦于动态中的“足音”,一个活脱脱的“他”便在读者的想象中丰满起来。一入巷子就开始跑,说明“他”想见“我”的心情之迫切;“沉重急速的大阔步”又让我们想到,“他”一定高大、伟岸,是“我”生命的依托;“一进门就喘着气喊我的名字”,仿佛久别重逢。这一切让我感受到“他”对“我”的情之切。而“我”喜欢坐在窗前等“他”回家,于万千的人流里,独能分辨出“他”的足音,又可见出“我”对“他”的爱之深。真可谓心心相印、相濡以沫、相知相伴。其实,这段描写说白了不过是“我爱他,他也爱我”的变奏,若果真如此叙写,则韵味全无,令读者真切感动的温馨和美妙就会丧失殆尽,散文也就不再是“艺术”。
  三、细节描写出意境
  简洁传神的细节描写,既可以蕴蓄深情,又可以描绘画意,不单能使散文形象可感,还有助于散文拓展意境。散文笔法要求疏放自如、行云流水,一粒沙里见世界,半瓣花上说人情。因而,散文的细节描写具有片段性和跳跃性,或片言只语,尽现神采;或寥寥数语,境界全出。
  台湾作家李乐薇在其散文《我的空中楼阁》中,写“小屋”在破晓和入暮时的山中景致,如诗如画,妙不可言:
  小屋在山的环抱中,犹如在花蕊中一般,慢慢地花蕊绽开了一些,好像群山后退了一些。山是不动的,那是光线加强了,是早晨来到了山中。当花瓣微微收拢,那就是夜晚来临了。
  光与影的明灭,化作花蕊的收拢与绽放,时空融为一体,美景妙然天成。以动写静,形神毕现。
  散文写作不拘一格,方法多样,不是全凭细节,但是,细节的作用实在不可小视,运用得当,确实会增强散文的艺术魅力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