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赏读 > 外婆的手帕

外婆的手帕

袁莉

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呜咽,手帕从外婆手中滑落,仿佛一片枯黄的落叶,失去了昔日的光彩艳丽。

外婆是一个极爱绣手帕的人,她的手很巧,手帕多得数不清。外婆总爱把一块块手帕挂在晒衣绳上,让它们随风飘动。手帕上的图案顺着晾衣绳一溜儿变下去,从一朵简简单单的小花到一张笑嘻嘻的脸,再到一只艳丽夺目的凤凰,个个栩栩如生。外婆时不时地给我的一块块新绣的手帕,我都会如获至宝般收藏起来,生怕把它弄破了、弄旧了。

小时候,我在外面疯玩后回到家,外婆会先用一块手帕给满头大汗的我擦脸,再取出一块擦干洗过的苹果。看着我调皮的样子,外婆总喜欢眯着眼睛笑,我也会情不自禁地跟着一起笑,这时,她就会摸着我的头和蔼地问:“笑什么呢?”

渐渐地,我长大了,觉得手帕不卫生,便买了纸巾,把外婆绣的手帕都塞进了抽屉。我也曾多次劝外婆不要再用手帕,上面有细菌,对身体不好。可她总不听,笑眯眯地说:“我用惯了,还是手帕好……”

  日复一日,我们长大了,一个个都离开了老屋,家里就外婆一个人住着。舅舅和姨妈劝外婆搬去和他们一起住,可外婆不愿意。她说她喜欢老屋,喜欢在老屋里绣手帕。在外婆去世的前一天,大家要送她去医院,但她拒绝了:“我想在这儿走完最后一程,我哪儿也不去,老屋里有手帕陪着我呢!”母亲的眼眶红了,她扭过头去,拿起床榻上的一块手帕,拭去了眼角的泪。

外婆躺在老屋里,在手帕的陪伴下安详地去了,暗黄色的手帕从她的指间滑落,就像一片枯黄的落叶。我捡起了它,一直保存到现在。

每当我打开抽屉看到那些手帕时,就会想起外婆。我忽然明白外婆为何这般舍不得手帕了,因为外婆,除了老屋的沧桑、老屋里的快乐回忆,就只剩下陪伴她的手帕了。

手帕保存着生活的痕迹,保存着爱,这些都是纸巾不具有的。从外婆的手帕里,我依然能够感受到外婆眯着眼睛的和蔼的笑。

  (摘自《广州日报》)

文章点评:

«上一篇: 女人车
下一篇: 月夜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