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初中 > 感谢那扇门

感谢那扇门

感谢那扇门
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米坪初中 八四班 李欣燚
“那天,其实你故意不锁门,你的口袋,也装着打火机……”
“我忘记了。或许我口袋里真的装着打火机,或许那几年我出门也都锁了门了。但我认为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重要的,是你亲手推开了那扇门,而不是任何人。”
——楔子
少年只有16岁,之前他干过许多糊涂和愚蠢的事情:他偷过郊区的苹果,偷过城市的盆花,偷过同学的饼干和铅笔,还偷过大街上的自行车。他一次次被带进派出所又一次次被放了出来。父亲和母亲看他的眼神也越来越冷淡,但是他不在乎,反正他也越来越不爱回家了。不用在听父母终日歇斯底里的争吵声,也不用再看父亲始终黑着的脸和母亲日渐绝望的眼神,真好。
他终日在城市边缘游走,无所事事。但是他不愿意和那些小混混为伍。他是偷过东西,但是,抢劫什么的他是不做的,他也有自己的底线。这些说出来,别人会觉得可笑。然而,他就是这么固执地坚持着。
忽地某一天,他在空旷的广场拿个小树枝无聊地来来回回逛着。广场上只有零零落落的四五个人。这时,他看到了一个中年妇女静静地搀扶着年迈的老妇人在夕阳的余晖里散步,暖黄色的太阳光洒在她们身上,晕出了一道道光圈。那画面真美。少年低下了头,用脚尖踢着路边的小石子,他第一次感觉到,原来静静地生活,也是这般美好。
“啊……”一声惊呼,打断了少年的思绪。
他抬头一看,原来有一个黄毛正拽着妇女的包,妇女一只手紧紧拽着包,一只胳膊用力搀扶着老妇人,眼看她们两个都要被拽倒。少年的火气蹭一下上来了。他一个箭步,像一个侠士一样,飞快地冲向黄毛,一脚踢中了黄毛的肚子。黄毛一下子被踢蒙了,但是,疼痛很快让他清醒。他恶狠狠地对着少年吼道:“滚开!别多管闲事!”
少年像母鸡护着小鸡那样护着妇女和老妇人。双方僵持着。
妇女和老妇人惊魂未定。反应过来的妇女迅速拿起手机按下了三个键,黄毛一看,情势不妙,迅速溜之大吉,走得时候恶狠狠地对着少年说:“你等着”。少年冷笑着说:“好啊!”
妇女把老妇人安置到轮椅上,要对少年表示感谢的时候,少年却留给了她们一个潇洒的背影。离去的少年,第一次觉得,电视中的骑着骏马在飒飒风中飞奔的侠士也不过如此。
然而,他的心情莫名很激动,很欢快。
那天夜里,他想了很多。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打算悬崖勒马,痛改前非。
他后悔,他想改,可他已经挽回不了自己的声誉和尊严。他一出现总会引来一些异样的目光,少年并不记恨他们,这是对他的惩罚。邻居们防他就像防着一条带着传染病的狗。
天阴沉沉的,无聊极了。少年毕竟还是少年,转身就跑到小区的公园,用脚踢着亭子下的石头。
“小伙子,有火吗?”
少年一怔,随即看到一个老头坐在亭子侧角,嘴里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少年心头顿时划过一道闪电,他想逃走。
不料,老头又问:“小伙子,有火吗?走的急忘记带了。”
“没有,”少年冷冷地回答。他想逃走。
“你帮我去取吧!我老了,腿脚不中用,哪有你们年轻人利索?打火机就放在客厅的茶几上,你应该知道我住在哪。”
少年心头又是一道闪电。不过这次,闪电随即消逝。少年怎么不知道,这老头就和他同住一个单元,少年住七楼,老头住一楼。他曾经还翻窗户偷过老人的腊肉和茶杯。
“钥匙呢?”
“门没锁,这么多年以来我出门从不锁门。你也知道,咱们小区没有锁门那个必要。”
云缝里透过一丝阳光。
少年取来打火机。
“给你。”
“谢谢你。”
阳光已从云中透出。
多年后,少年以敏捷的身手和高超的武艺成为一名出名的警察。闲暇时间他还会和老人在当年的亭子里下棋。
“恭喜你啊,真不错。”老人嘴里依旧叼烟,不过这次,香烟是点燃的。
“其实那天你口袋里装着打火机,其实那天你故意不锁门。”
(指导老师:闫燕飞)

文章点评:

«上一篇: 我们是一家人
没有了,已经是最后文章